本想拯救一下资本主义人民,却发现他们活的更现实...

我告诉你们,我图片可是有版权的

出国之际,偶有闲暇,随性,游香港,遍历世界,谓中华者,无出炎黄左右,然,港风独,今为观止。

去了香港才知道,人家活的才是最现实的,近乎三分之一的人都是丁克一族,无非是养小孩压力大,的确,在香港,寸土寸钻石的地方,虽然房子最贵,动辄几千万,但,孩子才是最贵的奢侈品。

夜晚9点,我在大街上拍下了这张图片,本不算宽的道路,人熙熙攘攘,车流涌动,香港人,真正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。在济南夏天,济南人的夜生活比较朴素,撸串喝酒,那几乎是每个济南人自打娘胎里就会的夜生活技能,在香港不同,大家注重养生,比谁活得命长,我也是去了香港才知道,世界No.1寿命最长的地区不是日本,而是香港,天呐,我起初是不信的,生活节奏如此之快的香港,怎会...打住,直到我买了瓶二锅头我才明白这个道理。

本是一天劳碌,同行井大爷建议,晚上喝点小酒,睡个小觉,那自然是惬意,前面说了济南人的夜生活就是撸串喝酒,到了香港当然也不出意外。转变大街小巷,方圆三公里硬是没有卖酒的,最后是在一家餐馆中以68元港币的高价拍下了一瓶二锅头,没错,就是大家在超市常常看到的10元一瓶的红星二锅头,为此我们得出了一条结论,为什么香港人寿命这么长,天天吃各种保健品?因为他们怕死!当然,这个怕死是褒义词,谁嫌命长啊不是,但是井大爷说了,天天不敢吃这个不敢吃那个的活着有什么意思,哈哈,也是,一个人一个活法嘛。

68元的红星二锅头,虽然让我们的心痛如刀绞,但好歹,酒过半巡,我们看到了瓶子背部的“香港特供”字样,“也算是没白喝这瓶酒,最起码也算是香港特供的”,井大爷玩笑说道。不得不感叹,井大爷活的潇洒。

香港的士,真的让人为之一振,我说的不是价格,而是车况,80年代末的老皇冠,那真的是,在内地谁家在80年代末开上一辆皇冠,那这人非富即贵,当然,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这车要是在内地早就报废了,但是在香港,依然在兢兢业业的跑在路上,梦想坐在一辆老皇冠上,就一个字,舒服!非常的NICE!

这次去香港,Get了一个新的技能,就是听得懂广东话,真的,普通话对他们来说是奢侈的,听或说都一样,你需要“一...个...字...一...个...字...的...说...”他们才会听得懂,然而想让他们用普通话回复你,那真的是需要运气。(摊手...)


“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,一蓑烟雨任平生。”